其实是一只鸽子兔

呀☆

【小型逃杀向】Alone (1)

#宇易向注意

#后续陆陆续续会写出来,若有什么想要看的cp可以在评论区或者私信我,能力范围内会写的。

#一屠夫四个人类

粗重的喘息,虚浮的步伐,仿佛下一秒向前倾的身体就会扑倒在枯黄的野草丛中。

杨易觉得自己可以听得见那一声声来自血肉深处的跳动声。精神和肉体早已疲惫不堪,可那颗心脏却如此有力的跳动着,提醒着他身后即将来临的风暴。

洁白的衬衫上沾了不少深红的血迹和棕黑的泥土与草根,背部的衣物被不知名的锋利器物划开了几个口子,露出了下面四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肉向外翻卷,暗红色的血液凝固在上面。正中间的一道伤口尤为严重,大约是因为过深的原因,还在往下缓缓流淌着血液,如果再深一些的话,也许就能看到那森森白骨了吧?

心跳声减缓了不少,杨易松了口气,咬牙坚持着往一个破旧木屋里跑去。在闯进木屋不久后,那异常的心跳声开始趋于平静了。杨易喘了口气,坐在了那个满是污渍甚至长了青苔的角落。他抬头就能透过木板之间的巨大缝隙,看到墨黑夜空中的暗金月亮。杨易几乎涣散的双眼的聚了聚焦,看着月亮思索了一会儿。

「现在大概是……凌晨1点半左右。进来了1个多小时了……。可,为什么我没有遇到他们一个人??」杨易摇摇头,没敢往下想,只是安慰这自己场地太大,四个人恰好相遇有困难。

过了大约10分钟,杨易艰难的坐了起来,双手摸到背后那四道伤口上。

「嘶……。」杨易小心把和伤口黏在一起的衣服拉开,但不幸的是,衣服早在刚刚逃跑的时候与血一起黏合,凝固在了伤口上。除了那道还在流血的伤口,另外伤口已经和衣服凝在了一起,好在黏合得不牢,杨易很容易就把它们拉了出来,不过倒是苦了他自己。不过……总比以后想拉也拉不出好吧,加之痛觉能让人清醒些,不是吗?

「没发炎就好。嗯……。走吧。」杨易自言自语着。这是杨易一直以来的习惯,他总是喜欢在一个人或者十分专注时自言自语,这样让他不会觉得太孤单。而且……他总能自言自语中总结出什么。

背上的疼痛警醒着杨易开场时的大意,让他更加小心的鼓弄着发出巨大噪音的密码机。终究还是因为数学老师的缘故吧,杨易解起密码机来如鱼得水一般,速度总比其他人快很多。

「嘭!」一声巨响,杨易眼前一片光亮,电线柱顶端发出来了刺眼的白光,盖过了那如水的月光,惊动了一片乌鸦,也吸引来了恰巧在不远处的所谓的监管者。杨易没有跑,而是翻身滚进了一旁高高的野草丛中。一是因为他实在累了,二也是因为……他惊动了不少乌鸦,他们会告诉监管者他的位置,体力,他是不可能比得过那些怪物监管者的。但是,为了不就此永眠与这荒郊野外,杨易在赌,以性命为赌注,赢了就是活,输了便是死,绝没有第三种情况……。

事实证明,杨易赢了。

监管者仿佛没看见似的,在杨易身边转了一圈,便走开了。转而又发现了不远处正在跑动的一个小女生。场景渐渐扭曲,不久那个监管者融入空气一般不见了,只见他所经之处的场景扭曲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啊!!!!!!」

正在往另一台密码机跑的杨易,听到了来自身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尖锐女声。杨易吓得浑身一抖,同时又在心里为这可怜的小女生默哀。

杨易在密码机上敲下最后一个数字时,大门开启的刺耳警报瞬间响起。但他并没有立即跑向正在那通往希望的大门,而是迂回曲折的跑到那个小女生被监管者杀死的地方。尸体早就不见了,就剩下了满地干涸的血液和绞刑架上的星星点点的血迹。杨易深吸了一口气,欲言又止……最后只剩下了轻轻的一声。

「对不起。」

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小女生吸引了监管者的注意力,可能现在满地的都是自己的血了。当然了,这结果的出现并不能怪杨易,也只能说是那小女生运气不好。可杨易总是心存愧疚,不然也不至于冒着死的危险跑回来了。

很快杨易便离开了,穿过了那扇坚固厚重的铁门。

可殊不知,杨易的身后,自大门开启的那一刻,不远处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其实刘宇也不想杀这个小女生,但为了杨易,不得不拿这个小女生开刀。

在刚刚到这所谓游戏场地时,他一眼便看到了自家的小老师正在专注的敲着密码机,也不顾心跳预警。

心真大……幸亏今天遇见的是我。

是的,今天的监管者恰好轮到了刘宇。每一位监管者都被这场游戏的发起者,求生者所居住的庄园的主人,改变了模样和赋予了非人类的能力,真正的让刘宇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变得连妈妈都不认识你了。

挥起那连着手指的锋利刀刃,拍在了杨易的背上,划出了四道深深的伤口。刘宇看见了杨易回头时的惊恐眼神,口中一声闷哼,硬生生把痛呼压在了喉咙里,往远处跑去……。

为了不然随时随地监控着所有人的庄园主发现异样。刘宇便放慢脚步装模作样的追了几步,便转向去追其他人了。

很快,刘宇就解决了另外三个求生者,他已经胜利。大门开启的警报响起时,他在不远的一棵枯树下看着杨易。看着他没往大门跑,而是反向跑回了场地里,跑到了他杀死那个小女生的地方,对着地面沉默不语了很久,又说了什么。多年的相处,刘宇知道他的小老师肯定在愧疚。

刘宇哭笑不得,想着自己到底盖怎么样才能把他安全的送出庄园。刘宇很想抱抱低头凝视地面的杨易,可惜他不能……。

只能默默目送着杨易安全穿过大门跑出去。

……刚刚下手是不是太重了,小家伙背上的伤口有点深啊?!

评论(2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