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只兔叽

呀☆

【小型逃杀向】Alone 状元组彩蛋

#彩蛋系列x

#清华状元组

#xx人格游戏模式〖更多可详见Alone(1)〗

今天孙勇的运气还算不错,在刚刚被放进游戏场地的时候,旁边旁边有个箱子。箱子里面是一张被折得皱巴巴的地图,那张薄薄的纸早已被时间蒙上一层淡黄色,见证着这张地图存在的悠久时光。纸面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棕红色斑点,也不知道是从谁身上流下的。不过好在血迹并没有遮住什么重要的部分,不影响孙勇的阅读。

「蓝色画圈的是密码机,橙色感叹号的是绞刑架,绿色方框是箱子……这东西标得真全哎,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东西了嘿嘿。」孙勇收起地图,往着最近的一台密码机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惊动起一大片乌鸦,真有那么几分不怕监管者的味道。

比起无聊的密码机,其实孙勇更喜欢在箱子里找到工具箱,然后把那一架架带着锈迹和狰狞的血迹的绞刑架拆成渣。每次看到监管者气急败坏的拎着还在无力挣扎或者已经死透了的队友,到处寻找绞刑架,以此来淘汰他们,却发现地上都是一堆废铁,没有一个完好的绞刑架时,孙勇就特别开心。

正当郑书豪专心的开密码时,孙勇拿着地图找到了工具箱,拆绞刑架拆得不亦乐乎。

「那个……哥,该开密码机了,这玩意拆多了很容易引起那家伙的仇视的……。」郑书豪开完密码机从小木屋里走出时,看见刚刚在门口的孙勇还在拆绞刑架。绞刑架只会越拆越慢,如果郑书豪由着孙勇这么拆下去,就是在把孙勇往死亡的深渊里推。

「马……马上啊。」孙勇扳动了剩下不多的几颗螺丝,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一架绑得好紧啊,拆不动……。」他没耐心的一脚踹在了绞刑架上,绞刑架很配合的轰然倒塌。

「别崩这么紧,毕竟已经快好久没见到那家伙了。」

「哥,你就……!」

郑书豪忽然感觉心跳有点加速了,很快看见了在孙勇身后不远的地方有隐隐约约专属监管者的红光,估计是被孙勇那一脚给引来了。郑书豪想也没想拉起孙勇的手就跑,孙勇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脚步没跟上动作,一个趔趄,还差点崴了脚。配上逐渐异常的心跳,这才反应过来什么事情发生了。

红光越来越近,甚至时不时会照射到孙勇的衣角,而监管者的轮廓也渐渐清晰了。今晚的监管者,格外的强壮啊。

「刺啦。」

孙勇的肩膀被监管者手中的不知名的长条武器抽到了,肩头的那一块皮肤连带着衣服,一同被撕开,腥甜的血液飘散在半空中。孙勇疼得眼泪直往下流,脚下一软,直接半跪在了地上。他想放开郑书豪的手,让他赶紧走,以免被自己连累了。但没想到,郑书豪竟然停下来俯下身安慰他。

「没事别怕。」

「嘭!!!」

深红色的粉末纷纷扬扬的在空气飘散,郑书豪一手搂着孙勇,一手拿着信号枪,对准监管者,毫不犹豫的把唯一一发子弹直接交了出去。监管者被这强大的冲击力打得睁不开眼,更不用说移动了,等到粉末散开时,刚刚的两人早就不见了。只剩下了那支空仓的信号枪和一地猩红。

「幸亏刚刚在箱子里找到了这个,这人真的成年了吗……。」

郑书豪想也没想抱起孙勇就跑,为了不牵扯到伤口,他特意横抱起孙勇,等到他自认为基本安全时才停下。找了个柜子把孙勇放进去,抽出了孙勇怀里的地图。

失血的感觉不好受,孙勇感觉肩膀上一片冰凉,还黏糊糊的,仿佛那一边的肩膀已经失去了控制。孙勇靠在柜子里迷迷糊糊的,似乎马上就要睡着了。书豪这小子……干什么去了,自己跑了?早知道,就不该这么皮了,还差点连累别人,算了算了他自己走了也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勇感觉柜子门被打开了。监管者来了?

「哥,久等了,终于找到东西可以包扎一下了。」

啊,这小子原来还记得我。

孙勇费力的睁开眼睛,眼皮似乎有千斤重,累的很。郑书豪胡乱的缠着纯白色绷带,笨拙的打了个蝴蝶结。这实在是太为难一个大老爷们了,郑书豪是这么说的。郑书豪抱起孙勇往已经打开的大门跑去,路上没什么阻碍,大约是监管者忙着抓另一扇逃生门前的求生者吧……。

从那以后,孙勇虽然还是会拆绞刑架,但不像以前这么一拆就是拆全场了,有时候甚至还会帮着解开几台密码机。

监管者们很高兴,求生者们同样也很高兴。

但至于孙勇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除了郑书豪和负责庄园内医疗的医生小姐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郑书豪很开心,因为他可爱的孙勇学长把他自己房间的钥匙给他了。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