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一只鸽子兔

呀☆

【小型逃杀向】Alone(2)

#大概Alone的主线剧情就是以杨易老师为中心,主宇易,会有森易。所以状元组改为彩蛋√

#迷一样的过渡章,一开始没有写大纲,后来才补上,写着写着自己都写蒙圈了。所以绕圈子请见谅x

#原本安排这章是森易,后来感觉不对,所以穿插了一章过渡,森易在下一片篇里(小声bb:睡醒发)

#文内游戏规则相见〖Alone(1)〗







那天近黎明,杨易才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庄园。

失血过多带给杨易一种不是死在游戏场地就是死在荒郊野外的错觉。双腿仿佛有千斤重,每当杨易抬眼往向远处望时,隔着镜片迷迷糊糊的总能看到庄园的轮廓,可无论怎么走,庄园永远都隐埋在灰白色的雾气中。

东方渐渐吐出鱼肚白时,杨易终于抓到了庄园外围脱漆生锈的深黑色镂空雕花大门。他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把门推开了一条缝隙,侧身钻了过去。身体轻飘飘的……我是要死了吗?

「嘭……。」刚刚钻入庄园内,杨易的上下眼皮就来了个亲密拥抱,一头栽倒在带着露水的野草上。冷,这是杨易意识彻底陷入昏厥之前唯一的感觉。



杨易是被背上温暖的触感唤醒的。帮他擦拭着伤口的医生很快便察觉到了这个已经在床上沉睡了几天的病人,醒了。快速用干燥的毛巾擦去伤口边缘的水珠,把压在杨易身下的绷带抽出,熟练的缠盖住伤口,末了还调皮似的的系了个蝴蝶结。

「杨易老师?醒了吗?」医生蹲在床边,问道。

「嗯……咳咳。」杨易愣是半天从喉咙里挤出了点声音,嗓子像火烧过一样干燥疼痛,他只能点点头来回答医生的问题。

恢复的到也算快,靠着医生和其他人有意无意的照顾。一开始,伤势严重到连话都出不了的杨易,经过短短一周的时间调养,就可以短时间的四处活动了。又过了一周就基本恢复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这段时间里除了医生来的次数最多之外,其次就是梁紫晨那个小丫头了。杨易对这个小丫头感到挺可惜的,天真烂漫,正是双十年华的一个姑娘竟然被卷进这么一场惨无人性的屠杀。虽然梁紫晨经历的游戏比不杨易多,但至此为止,这姑娘还能这么神经大条的看书读故事,还真是挺可贵的。这几天这小丫头几乎每个下午都会跑来杨易这儿找他一起看书,倒也乐得自在。

今天下午,难得梁紫晨没有来找杨易,医生也在其他房间帮着治疗昨晚游戏存活下来的病人。杨易走出房间,在错综复杂的走廊里慢慢走着,欣赏着寂静走廊上挂着的一幅幅古旧油画。不知走了多久,连杨易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直到他看到了走廊尽头处有扇不同于其他的门。好奇心驱使他推开了那扇带有几道划痕的木门。

推门而入。

那是一座温室,混杂着蔷薇花和甜点香味溢了满园。淡绿色间点缀着淡粉色,中央还有一个小型喷泉。相比较被死亡和恐慌笼罩的庄园,这里简直是天堂。顺着修剪出来的小径往温室深处走去,很快便看到了个人影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翻阅着什么,不时端起还氤氲着白雾的小巧茶杯抿一口,或者是拿起盘点中的一块麦黄色曲奇饼干送进嘴中。

这个人很眼熟。

「你好?」出于礼貌,杨易试探性问了句,可那个人还是被吓得一跳似的,饼干都掉到了地上。

「啊,抱歉抱歉,吓到你。哎,你……。」

那个人抬起头的一瞬间与杨易对视,这个人……怪不得这么熟悉呢。

「刘老师!」



来到庄园的不久,刘宇就发现了这个废弃已久的温室花园。在刘宇发现发现的时候,温室里的满地都是残花败叶,青苔藤蔓肆意的爬了满地。花费了几个下午的时间,刘宇将这片温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拿着从庄园主那儿换来的几粒蔷薇花种播撒在温室里。很快,温室里长出了点点的生机,虽然数量不多,但至少也比之前的一片死寂好。之后,每当刘宇有空闲的时候就喜欢来花园打发时间,一本书一杯红茶和一碟曲奇,或者有时候缝缝补补做出个什么小小的玩偶来,一天的时间就这么悄悄溜走了。

看着杨易一天天好转,刘宇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难得有心情将花园来花园打发一整个下午的时光。

忽然……



「所以,你就是这么胡乱摸索到这里对里的对吗?」

「算是吧……。」杨易跟着刘宇穿过迂回曲折的走廊,最终绕回了他的房间。

沉默。忽然刘宇伸手搂住比他矮了半截的杨易,把一个缝得歪歪扭扭的小玩偶塞了杨易。

「自己做的……幸运物吧。一定要好好的。」

「嗯。」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