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只兔叽

呀☆

【小型逃杀向】Alone(4)

#预计再有两到三章完结。完结退圈,基本再也不会发表任何关于强脑的任何文章了。强脑现在真的是一片乱七八糟越来越看不懂……。

#游戏规则和一系列剧情详细见前文。

以下正文:
——————————

自从被森海渡抱到地窖,送回庄园起,杨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被卷入游戏了。这让杨易有时间好好地在这座神秘的庄园中到处转转。复古的建筑风格,走廊里的雕花烛台,墙壁上一幅幅精致美丽的油画,书架上泛黄的牛皮书,古老厚重,与世隔绝。如果没有随时随地都可能丧命的游戏,杨易很乐意在这里消磨假期。

不过让杨易感到可惜的是,不但是医生小姐,就连梁紫晨那小丫头最近出现在他面前的次数也少了很多。没有人可以陪他说话或者听他说话,这总让杨易感到莫名的心烦。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吗?从楼梯走上二楼,站在梁紫晨房间门前,杨易敲了敲门,可半天也不见有人来开门。

这个时候人不在,是出去了吗?

杨易没办法,只好在偌大的庄园中漫无目的地游荡。许久也遇不到一个人,杨易在失望之际正准备回到房间时,忽然想起上一次误打误进入了的那个温室。也许……刘宇在那里,正好可以陪自己聊会天。杨易勉强从脑海中调出几天前进入花园的记忆,一边努力回忆一边摸索着去花园的路。

记忆和感觉指引着杨易走进了一条略显破旧的走廊,烛台的排列越来越稀疏,跳动的橙红火光也越显怪异。破旧的走廊意外的深长,正当杨易打算放弃,原路返回时。他忽然听到了身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随之是一声门被打开的声音。杨易被吓的浑身一抖,僵硬的回过头去却发现旁边一扇被木板钉住的门打开一条缝隙,房间里透出了与蜡烛截然不同的阴冷亮光,很像是电灯所发的灯光。

电灯?

看起来钉得很结实的木板竟在杨易的轻轻一推下,化成一块块碎片。杨易把门又推开了一点,侧身钻了进去。房间与庄园
的整体格格不入,整个房间中只有中央是一张陈旧的深黑色木桌,和铺得满地的书和几个塞得满满当当的书架。灰尘几乎盖满了整个房间,甚至角落都结了不少的蜘蛛网。滋滋作响的电流声使杨易感到莫名的恐惧,正当杨易打算离开时,他忽然发现了桌子上一本厚得有些夸张的书意外的干净。

这说明……这里还有人来过,或者是经常来。

杨易把那本厚重的书搬到木桌前,随意翻动了几页。「这似乎是档案一类的东西啊。果然,我们不是第一批来参加游戏的人。」

杨易迟疑了一下又翻回了刚刚一眼略过的一页,「等等这张脸……。」

夹在书页间的照片满是折痕和小小的缺口,边沿泛着黄色,是一张黑白的照片。但不难看出,照片上是面容姣好的年轻女
人,焦虑不安的坐在椅子上等待这什么,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长条形状的东西。可惜被一条深深折痕挡住了,任凭杨易在再怎么擦拭照片都没有用。

「总觉得很眼熟……。」杨易盯着照片,努力把脑海里所有带有印象的女性的脸调出来,和照片上对比。可无论如何,每当杨易快要找到那个女人的时候,甚至连她的名字都快要说出口时,总像被人切断了记忆和思绪一样,刚刚的一切头绪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咳咳,可能打扰了,杨老师,但这个地方的确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今天轮到的是刘宇巡视庄园,走到这条不该有人的走廊时,他忽然发现有一扇门竟然开了。他朝着半开的门缝里望去,发现在房间里面的人竟然是他的小老师。刘宇忽然很庆幸今天是他巡逻,如果是别的监管者……。可能他的小老师今天就要死在这了。

杨易听到声音,吓得不轻,慌忙的把照片塞进书里,转过身去。

「……刘老师啊。」杨易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边,瞬间安心了不少「你吓死我了。」

「可这的确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啊。」刘宇走进房间,把吓得僵硬的杨易揽出房间,一只手不动声色的轻轻安抚着杨易后背「没事了没事了,以后不要再来了,幸亏今天是我,不然你可能真的要吓死了。」

「我只是……找不到人说话而已。」杨易跟着刘宇的脚步一步步向前走,可却并不知道要去哪里。「本来想去找你的,但就……到了这里……。」

刘宇看了眼只顾低头走路的杨易。没说实话,只是把他默默的揽进怀里。他知道,杨易是真的害怕了,也是真的寂寞了。

「以后我来找你就好了,尽量不要在庄园里太多走动。」

「嗯……。」

「我先送你回去。」

评论(5)

热度(22)